小酌一口

9-16

姐姐姐姐,帮帮我,求你。




我又做那个梦了。每年九月下旬都会做这个梦,是一个下垂眼大眼睛的小男孩,约莫十六七的样子,瘦巴巴的,两条腿在长长的裤管里晃荡 脸却是圆润的又极白,声音软软的又带着恳求的语气。




我终于忍不住问他,怎么帮你。




他转身就跑,很急切的神色,姐姐能跟我来一下吗?




他停在了一个小镇前,回头看了我一眼又径直往前走了。到了一栋别墅,推了门便进去,地上是软软的地毯,铺了厚厚一层,连楼梯都没有放过,像是要把整栋别墅都弄得暖洋洋的,连墙壁都是明亮的黄色粉色,挂着盛放的向日葵,可却是格外的冷,这房子有人住吗?我哆嗦了一下。


那小孩怕我拒绝似的小心的拉了我的袖子往楼上走,走两步就要回过头看我的神色,我笑笑让他不要担心。


在卧室里,我看到了他。也是瘦的,看起来是有力量的精瘦,黑一点,脸是尖尖,有微微棱角却也不分明,也是下垂眼,不似小孩儿圆鼓鼓的葡萄一样提溜的眼睛,倒是没一点生气反觉得冷漠了许多,穿着一身黑乎乎的衣服倒是带了一手叮叮当当的首饰。


我问小孩,是你哥哥吗?他点点头,双胞胎?他摇头,哥哥比我大三岁,但是我们长得很像吧,他冲我笑得极甜。


姐姐帮帮我吧,哥哥想要在我生日的那天自杀。我吃了一惊但还没有问清楚便被我领养的小朋友摇醒了。


待查到那个小镇再赶过去,已经是十月中旬,凭着记忆摸到了那栋别墅,不同于梦境的,这里还有保镖看护。没有法子,我就找了旁边的房子借住,聊起别墅里的人。


是一户有钱人,有两个儿子,差了三岁,倒是两个人从小长得就极像,只是气质太不同。哥哥从小就聪明,什么都学得快学得好,被家里赋予厚望,便早早退了学又跟着父辈学习管理公司。总是冷漠占多数。弟弟是瘦瘦小小的,虽然也长得高,却总给人初中小孩儿的印象,也总是笑着,见人会软乎乎的叫姐姐哥哥之类的。这栋别墅是他们小时候住的地方,前几年弟弟不知什么原因去世了,后来哥哥就搬了回来。算是在镇上疗养。哦,哥哥在弟弟下葬后精神就开始不正常了,却是时好时坏。